以VOO、SPY、IVV为例:美股指数基金的成本极限在哪里?

近期,分析了下港股指数基金的成本,相较于内地,香港本地的港股指数基金的成本低了很多。可见:“港股指数基金成本究竟有多低?——以盈富基金和恒指ETF为例”,网页链接。在文章末尾也提到,如果与美股指数基金相比,盈富基金和恒指ETF约 0.10%的成本还是显得高了些,那么美股指数基金的成本究竟低到多少了呢?

前期,在宏观层面比较了中美指数基金整体的成本差异,见:“未来已来,将至已至——中美指数基金成本比较”,网页链接,文中提到:美国的传统股票指数基金的加权平均费率为 0.08%,股票型 ETF的加权平均费率为 0.20%,相较于盈富基金和恒指ETF 约 0.10%的成本并没有优势,但是这是拿整体比个体,并不合适,那么,如果拿代表美国本土的跟踪标普500的指数基金来比较,结果究竟如何呢?

美国本土的标普500指数基金的成本

其实,之前也简单整理过美国本土的三只最大的标普500指数基金的情况,可见:【2019年04月29日】大V组合表和指数估值表(第124期),网页链接,更新的数据如下:$标普500ETF-Vanguard(VOO)$ $标普500ETF-SPDR(SPY)$ $标普500ETF-iShares(IVV)$

其中VOO 和 IVV的费率非常低,仅为 0.03%和 0.04%,与盈富基金的 0.09%和恒指ETF的0.10%相比,又下降了很多。只有 SPY的成本还较高,达到了 0.0945%,与盈富基金和恒指ETF基本持平。另外,这三只基金的净资产总计达 9275.8亿美元,而根据标普官网数据,全世界投资于标普500指数的资产总计约 3.4 万亿美元,所以这三只基金就占到了约 27.28%,看来在指数基金领域也有明显的头部效应。

VOO的成本

Vanguard公司的组织结构不同于其他公司,它是唯一一家由投资者做股东的公司(详细介绍可见:Vanguard的共同化理念及三步走实践——《约翰博格传》心得,网页链接),所以,对于Vanguard公司旗下的基金,投资者所负担的成本就是公司本身的经营成本,而不是公司本身的收益来源。根据VOO 2018年度的报表,投资者所负担的成本中占比最大的有三部分,即:投资咨询服务费(Investment Advisory Services),管理和行政费(Management and Administrative), 市场营销和分销费(Marketing and Distribution)。

VOO 2018年度报表中并没有披露每一部分费用的收取比率,而只是披露了加总后的费率。其近 5年(2014—2018)的费率如下。可以看出,这 5年来,总费率也是越来越低,真不知道Vanguard公司的极限在哪里,还能降低到什么程度。如果以 2018年报中 VOO提供给机构投资者的投资份额的成本来看,已经降到了 0.01%,所以作为普通个人投资者,预计未来也能享受到这个极低的成本。

正是在这种极低费率的条件下,使得 VOO的净值能够几乎追上标普500全收益指数的收益率(如下图),以成立日 2010/09/07至 2019/08/31的收益率为例,VOO净值的年化收益是 13.92%,而标普500全收益指数的年化收益是 13.96%,两者仅相差 0.04%,也就是说近 9年下来,两者的总收益率仅相差大约 1%。

SPY的成本

SPY收取的费用中占比最大的有三个部分,受托人费用(Turstee expense),指数使用费(S&P license fee),市场营销费用(Marketing expense)。其中受托人费用的收取方式类似于之前介绍的盈富基金,采用按资产净值分层设置费率,具体如下:

(1)0 – 499,999,999: 0.10% per annum plus or minus the Adjustment Amount,

(2)500,000,000 – 2,499,999,999: 0.08% per annum plus or minus the Adjustment Amount,

(3)2,500,000,000 and above: 0.06% per annum plus or minus the Adjustment Amount。

鉴于资产净值每天都在变,所以按以上方法还是比较难精确计算。但由于受托人费用和指数使用费均都是按日计提的,而指数使用费是固定的,0.0300% + 600,000,所以根据指数使用费率反推出了比较精确的受托人费用和市场营销费用,以 2016 — 2018三年的数据为例:

从三年的数据来看,受托人费用基本保持稳定,年度之间的差别很小,保持在 0.050%左右。以同样的方法计算了下市场营销费用的比率,虽然不是很精确,但也可以做参考,也比较稳定,保持在0.008%左右,除了 2016年较高,达到了 0.020%。这三项成本占据了总成本极高的比例,达到了 98%左右。同时,这三项成本加总后也非常稳定,大约为 0.09%左右,与官网披露的数据 0.0945% 相差无几。

IVV的成本

翻阅 IVV 2018年报,费用只有一项,即投资咨询费(Investment Advisory Fees),并且仅直接披露了具体费率。其近 5年(2014—2018)的费率如下。可以看出,这5年来,总费率也是越来越低,并且与 VOO非常接近。同时,在IVV的年报中,还透露一个信息,在iShares ETF 的典型标普500指数基金系列中(如下图),IVV的成本也属于比较低的,除了 Core S&P Total U.S. Stock Market,它更低,为 0.03%。

结论与思考

整体而言,美国的指数基金成本真的是极低的了,又比港股的指数基金低了一大半,仅为 0.03%—0.04%,并且未来仍将会继续降低。这个费率目前在内地是无法想象的,所以对于内地的指数基金,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想象和期待。

也许正是由于这种极低的费率,使得这三只跟踪标普500的指数基金在披露年报的时候,用的比较标准都是标普500的全收益指数,而不是价格指数,甚至都不是净收益指数,而内地用的一般都是典型的沪深300的价格指数,长期下来,全收益指数一般会比价格指数高 2%左右。这也让我想起来,巴菲特在每年发布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报中,也都是用的标普500的全收益指数。所以也希望未来内地的指数基金在披露年报的时候,能够直接用全收益指数来作为比较基准,让普通投资者真正看到与市场相比,基金公司创造出了多少收益

作者:海鸣凰,来源:雪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