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财富,做财富的朋友。
 

股市上涨后,是继续定投还是立即卖出?

最近A股上涨了很多,有很多朋友咨询螺丝钉关于如何定投的问题,这里面有两种比较典型的情绪。

一种是问,看到上涨定投下不去手,感觉比之前买的价格高了;

另一种则是问,看到基金涨了就拿不住,总想着卖掉,怕眼前的收益又没了。

怎么正确应对这两种情绪呢?

低估是个区域

首先,针对第一种情绪,我们要明白的是:低估是一个区域,不是一个点。

比如说像中证红利,历史最低市盈率是6倍多。

那7倍便不便宜呢?也是很便宜的好机会。

那8倍便不便宜呢?也不错。

实际上,低估区域买入,长期收益都会不错。

我们没有办法预测未来的走势,但是,判断当前是不是处于低估区域,还是可以判断出来的。

我们买不到最便宜的那个点,但是次便宜的也可以接受。

只要指数基金还处于低估区域,理论上我们就可以用定投的方式去投资它。

这样,我们每一笔交易都能买到便宜的股份,只是便宜的程度会有不同。

特别便宜的时候可以多买点,次便宜的时候可以少买点,这也是一种方法。

我们现在采用的投资方法,就是根据估值来调整定投的金额。

估值越低,定投买入越多;

最近上涨了,估值提升,定投的金额也会下降,不过在低估区域仍然是坚持定投的。

如果自己不会根据估值来计算每次定投的金额,那么比较简单的方式就是,直接跟投每周二的螺丝钉组合。

组合本身就是一个定投计划,也应用了定期不定额的定投技巧,跟投组合也可以实现定期执行的效果,螺丝钉会帮助完成买入和卖出的计划。

关于螺丝钉组合的详细策略和如何跟投的方法,可以看这篇文章https://xueqiu.com/3079173340/111863932

把计划落在纸面上

其实定投是一个很简单有效的投资策略,但是能长期坚持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原因很简单,因为指数基金的价格会大幅波动。

一旦下跌,会因为害怕担心受到损失而不敢买;

一旦上涨,会渴望落袋为安,想要卖掉而拿不住。

这种厌恶损失的心理是每个人的本能,要克服这一点,一个比较好的做法就是:把我们的定投计划落在纸面上。

列在纸面上的定投计划,可以很有效的避免主观情绪的影响。

如果股市出现了暴跌,不要紧,拿出计划,算一下我们要定投的金额和品种,坚持定投;

如果股市出现上涨,也没关系,拿出计划,看看有没有达到我们设定好的卖出标准,没有的话就坚持持有。

一个完整的定投计划,要包括定投的时间、预计买入的金额、买入的条件、卖出的条件等。

计划要能落在纸面上,任何一个人拿到计划都可以执行出差不多的效果,那这个计划就到位啦。

比如说,「每周二按照10%的比例来跟投螺丝钉组合」,这就是一个比较明确、任何人都能执行出同样效果的一个定投计划。

耐心享受长期上涨

针对另一种情绪,看到基金涨了就想马上卖掉、落袋为安的想法,我们要明白的是:是否应该卖出跟某个人短期赚了多少没有什么关系的。

记得夏洛特烦恼里面有个镜头,大春听了夏洛的话,给家里买了房子。然后过几年跟夏洛说:“夏洛你说的太好了,我2700一平买的房子,涨到2900我就卖了,还让我亲戚们也都卖了,狠狠的赚了一笔。”

实际上房子涨到了几万。

买房子大家会习惯性的持有,谁要是赚个20%就卖了那是会被当成笑话的。但是长期收益不亚于房子的指数基金,很多人就拿不住。

如果短期需要用钱,那可以考虑卖出正常估值的指数基金。但是如果长期不用,卖出了指数基金也没有太好的去向的话,还不如耐心持有就好的。短期里指数基金会有波动,但正常估值长期看也是上涨的。

耐心享受基金的长期上涨~

要不然,像恒生指数从60年代到现在上涨几百倍,如果赚个20-30%就卖出,投资者能享受多少呢?

作者:银行螺丝钉
链接:https://xueqiu.com/3079173340/124737690
来源:雪球


否极泰董宝珍:从股市总市值占GDP比例看本轮牛市的归宿

ps.作者是否极泰董宝珍,文章发表时间是2015年5月,财友网转载,仅供参考。

巴菲特提出一个判断市场估值高低的原则:市场总市值与GDP之比的高低,反映了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度。如果所有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DP的比率在70%~80%之间,则买入股票长期而言可能会让投资者有相当不错的报酬。100%时要警惕风险,超过120%时可能会发生泡沫破灭”。

总市值与GDP存在某种稳定的关联,是因为资本市场与GDP生产过程处于一个统一的整体中,是同一系统中的不同方面,受同一系统这个基础条件的约束,二者必须保持某种稳固的联系,否则就会使系统失恒。另一方面,在一定的GDP生产规模下,一个社会的流动资金和可用来投资的资金是一定的,当这些规模一定的资金都被吸引到了资本市场后,就没有增量资金了,从而无力推升股价了,于是市场的总市值与资金的总规模形成了一种确定的联系。

巴菲特的原则在美国市场的实际应用非常有效,下图是美国股市价格重要的高低点数据:

美国股市重要拐点,总市值/GDP总量数值

在美国股市一旦比值达到70%形成机会,低于70%形成了绝对机会,大约在突破100%后,市场风险增长但还不会出现拐点,当比值进入120%-150%的时候,往往形成拐点。

中国股市的情况如以下这几副图所示:

上海主板市值、沪深合计市值与GDP

沪深合计市值与GDP比率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股市开张以来,总市场与GDP的比例是包含着巴菲特说的规律的,高到一定程度就会回落,低到一定程度就会上涨。但是在量的层面与美国股市有明显的差异,2005年的熊市中国这一对比值低到了不足20%,而在07.08年罕见的大牛市中比值最高只有120%,很显然用美国的数据直接套中国是不行的,中国需要一个自身的参数系统。经济学家华生提供了一个一般参数:“低收入国家一般在20%~30%左右,中等收入国家一般在50%左右。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股市市值大体与GDP持平。”发展中国家的证券化率低,经营主体的上市比例低,发达国家长期的市场经济下,绝大部分经营性资产都已上市,资产的证券化率高,从而总市值与GDP总量的比值很高。

目前中国属于中等发展规模的水平,符合华生教授说的以50%为轴心。07年大牛市之后到14年前半年中国股市这一对数据的比值围绕着50%波动,下线是40%,上线是70%,非常符合华生教授的参数。但是我们要知道中国股市,以及中国经济、中国社会处于高速变化和发展中,05年最低值是20%,到09年10年最低值达到40%,涨了一倍。15年又一轮大牛市起动了,每一轮大牛市总是伴随着上市公司数量膨胀,上市公司增长的过程就是总市值自然增长的过程。因此15年牛市过程中,50%为轴心的参数可能不特别适合了,可能的参数系统也许是介于50%和发达国家的均值,中轴位置在75%,低估的位置在50%,顶点的位置应该在120%-150%。

以75%为轴心的参数系统比过去十年中以50%为轴心的参数系统提高了25%,同时比美国系统低了20%左右。我对这个新的75%参数系统合理性进行了分析,下图是沪深合计市值、GDP、存款余额与储蓄存款对比图

从股市总市值占GDP比例看本轮牛市的归宿

下图是存款余额与GDP比率、储蓄存款与GDP比率

存款余额与GDP比率、储蓄存款与GDP比率

所谓存款余额指的是全社会,包括居民、企业、政府的全部存款,储蓄余额是指老百姓的存款,可以看得出中国全社会的储蓄量高达120多万亿,老百姓的储蓄量也高达50万亿,这个储蓄的增长速度相当之快,从07年开始全社会的存款余额涨了四倍,老百姓的存款余额涨了三倍,也就是说社会上有大量的闲置资金,其规模比资本市场的总市值和GDP的总市值高两倍,这是中国社会的非常独特的特殊情况。下面的数据是15年前后美国银行的系统存款。

2014年12月24日美国商业银行存款贷款余额

美国的存款余额非常之低,只有中国的几十分之一,中国的储蓄在08年金融危机时,出现了存款激增的情况,可以看出越是在经济不好的时候,社会资金越无处投资,老百姓越习惯性存钱。当前由于社会经济转型,房地产投资萎缩、理财产品的利率下跌。

下图是房地产历年销售情况:

有专家在解释为什么这一轮牛市,一天就可以创造出1.8万亿全球历史上的最高单日成交量,答案是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投资领域都已熄火,房地产进入了不确定的拐点,高利贷全面崩盘,实业投资到处是不确定。而信托理财也出现了风险,于是巨额的社会资金要么呆在银行,要么寻找新的高回报的领域,现在看来只有股市提供了高回报、高流动性、低参与门槛的投资机会。于是就出现了日成交1.8万亿的人类奇迹,这种奇迹深刻的背景就是中国的民间现金持有量社会现金持有量无限的高,从而在股市之外可以进入股市和将要进入股市的资金非常巨大,如果有十分之一的资金进入,几乎接近了目前市场的实际流通规模。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将可能出现资金大规模流入股市的情况,从而推动中国资本市场总规模的增长,因此,以75%作为轴心有一定的现实合理性。

以75%为轴心对应的上证指数的点位大约在3800多点,而2000点对应的40%,2000点的中国股市当时创出了10倍市盈率(上证指数),那是绝对低估了,如果参数突破100%,它对应的上证指数的点位大概在4700点左右,对应的市盈率为23倍(上证指数)。根据上图可以看出,07年的大牛市比值是121%,是6000点,对应的市盈率是60-70倍。这轮牛市如果出现120%,它对应的点位是5500点左右,对应的市盈率是不到30倍(上证指数)。120%的数值可能是这一轮牛市的一个重要关口,突破这个区间后,将形成较大的泡沫和拐点。如果达到150%对应的点位大概在7000点左右,对应的市盈率已经达到40倍。

在这样一个标准体系下我们看当下的状况,当下资本市场的总GDP之比大概在80-90%之间,对应的市盈率上证指数在20倍(上证指数),我和助手在此前专门写过一篇市盈率一般波动的特点,那篇文章中统计的全球估值中枢的市盈率在18倍左右,顶部拐点市盈率在32倍,底部的极限估值在10倍,基于市盈率来看4000多点的中国股市其实是大体处于合理估值水平,我们用总市值与GDP的比值来看,4000点对应90%,这个数字大体也是合理估值区间,换句话说4000(上证指数)点左右属于合理估值区间。人们所以在此感觉到担忧,是因为它涨的太快了,而且蓝筹股之外的公司泡沫严重。

我们要理性地看待2000点,2000点的时候中国股市的市盈率是10倍,中国股市的GDP与总市值的比只有38%,这是罕见的低估,中国股市常态低估的点位应该在3000点,所以主要的问题是起点太低,涨得太猛,需要缓和一下现在这种极速上涨。同时我们不讨论上证指数之外的资产,上证指数之外的资产完全泡沫化了。

市盈率估值指标和总市值与GDP的比值这两个指标,是人类400年资本市场上沉淀出的指标,具有客观性,两个指标都一致指向了当下的上证指数的估值在合理偏上一点,基于市盈率波动特点和GDP与总市值的比率规则,中国股市的泡沫区间在5500点–7000点左右。

作者:否极泰董宝珍

文章来源:否极泰董宝珍的博客


雪球创始人谈投资:《方三文原创合集》下载

文章出自雪球@不明真相的群众 原创专栏,《方三文原创合集》电子版结集PDF文件仅366页,A4页面。(这是一份很难得的PDF,内容相当精彩。直接装个封面就可以出版成为一本书。

PDF格式,带详细书签,共330页,约13万字。

本合集收录了雪球 @不明真相的群众 原创专栏,截止2019年3月发表的所有原创文章

下载链接:来自雪球 | 来自财友网

作者:关耳闻心,来源:雪球


我的炒股经历

2014年入市,2015年侥幸避开股灾,2016年又开始逐渐买入,粗看过很多书,也看了很多大V的经验之谈,但仍然抵挡不住人性的贪婪,在2017年初赌个股重仓遭遇强平,导致炒股以来整体亏损,这还是在运气爆棚刚好经历了一个牛市的情况下。现在可以说赚钱的经验没有,赔钱的经验倒是一大堆,散户改犯的错一个都没有错过。

痛定思痛,总结教训,现在我自己能理解的最好的投资方法可以用一句话说清楚,那就是:买入优质资产,分散风险,长期持有。再进一步,在自己能力边界之内努力买到好公司如腾讯的股票,然后持有,没能力的定投etf指数基金还得年年买。如果能做到,那可以期望的结果就像一个雪球网友说的:我们最终一定会富有的!


财友网上线啦!

🙂